冬去梅园花待放

二十六日,疫情初解,冬意渐去,春色乍现,午后欣然往梅园。

游人如织,许是被前两个星期的疫情憋坏了,更可能是因为天气不错。

古装女子

今年春天来得晚,树梢还未抽芽。自然的,梅花也没有全开,许多在待放的状态。

红灯笼

今年园方搞了个噱头——彩虹喷泉。

彩虹是真好看,游客纷纷发出赞叹之声。也不知是不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刚好能目睹盛况?🌈

喷泉
彩虹

又看到可爱的雏菊。在 2020 年文《艳冠梅园郁金香》提到:

梅园我每次来都会拍到的便是这雏菊。当然每次出片效果都不一样,比如 2009 年用尼康拍的雏菊,2012 年用索尼拍的雏菊,差别大得让人觉得不是一种花。对比来讲,还是富士的颜色既柔和又鲜明,讨好观众的眼球。

如果说上面三款相机的颜色各有特色,那么理光的颜色绝对是既准确又扎实,让人非常信服。

雏菊
古梅奇石馆
粉梅
粉梅
枯树
白梅
绿萼梅
女子
马车
马步
梅园豆腐花

紫藤长廊打扮得越来越有年味了。

长廊

在下午的阳光中,一株白梅亭亭玉立,闪闪发光。

白梅
白梅
绿萼梅

梅花登录园内,各种 “病” 梅盆景争相斗奇。

盆景
红梅

红、粉、白、绿梅争奇斗艳的地儿,腊梅以其惊艳的芳香,吸引了无数的游客和蜜蜂。

红梅与腊梅争艳
腊梅

信步走到荣家山顶的敦厚堂前。经过几年整饬,比六年前又好了许多。

敦厚堂前

往念劬塔的道路,荫翳蔽日之间,阳光斑驳。

道路

念劬塔前,梅林尚未全开。

念劬塔

往荣家别墅方向走一段路,到小罗浮,还能望见远处的塔尖。

小罗浮

荣家别墅被锁了起来,没办法参观了。别墅外山茶花与梅花相辉映。

山茶与梅花

回到门口池塘,新修的龙头,让死水变活。

池塘
池塘

夕阳,透过远处的梅花林,照耀在静水之面。

静水
静水

今年的梅字碑前,没有放小老虎,有些遗憾。

梅字碑

本日特意只带了 GR III,意为测试它单打独斗的能力。上一次带 C 幅 18mm 来梅园,还是六年前。拍到一半,心血来潮入了早就种草的 GR IIIx。春天里双剑合璧,不亦乐乎?

共有 6 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