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同事们在广瑞路附近聚餐,找路时看到地图上有一处抗战纪念方碑,起意参观。

纪念碑全名为 “长善坊、华庄岸惨案遇难同胞纪念碑”,位于原无锡县北门外柏庄乡,现属无锡市梁溪区广益街道向阳村。1937 年 11 月底,侵华日军自上海沿锡虞公路(常熟-无锡)西进,因华庄岸、长善坊所在之地是锡北运河、北兴塘河、新兴塘河三水交汇之处,且锡虞公路平行锡北运河在南,所以是锡东门户,地理位置重要。日军沿线与国民革命军激烈交火,损失不小,为报复,11 月 25 日屠杀华庄岸、长善坊村民八十余人。2007 年 11 月 25 日,抗战爆发暨惨案发生七十周年之际,无锡市崇安区(现归并梁溪区)政府立此碑以资纪念。

由于当事人年事已高,为抢救记录并证明惨案真实性,2015 年无锡市档案史志馆进行了调查实录并留有当事人的口述证据。本文特转载调查实录。在实录的出处部分有来源链接,读者可点击阅读当事人的口述。

华庄岸惨案调查实录

1937 年 11 月 25 日(农历十月二十四日),侵华日军在进犯无锡途中制造了华庄岸村惨案。为了弄清这一事件的真相,2006 年,无锡市抗战损失调研课题组组织力量对有关知情人进行了走访、座谈和填表调查,获得了许多口述证据。调查表明,在 “华庄岸惨案” 中,共有 21 人惨遭日军杀害,造成的财产损失为被烧毁房屋 60 多间、稻谷 300 多亩,以及不少家具等生活用品。

现将调查情况实录如下:

华庄岸是原无锡县北门外柏庄乡的一个村庄(今属无锡市崇安区广益街道向阳村),全面抗战爆发时,有 60 多户人家、300 多位村民。村子四面环水,南有南兴塘河,北有北兴塘河,均为无锡通往常熟、沙洲等地的重要水道。东、西面各有一条不太宽的大、小横江河,分别由木桥与毛岸、长善坊村相连,其中东面的陆路通道可直达无锡县城。华庄岸村虽地处低洼地区、偶发水灾,但因土地肥沃,稻麦收成较好,农民过着自给自足和安定的生活。自从日本侵略者血洗这块土地后,华庄岸的宁静被打破,村民陷入了苦难的深渊。

侵华日军于 1937 年 11 月 12 日攻陷上海后,日本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率第九师团、第十三师团和第十六师团朝太湖北侧西侵,其中第十六师团沿长江逆水而上,在常熟白茆口登陆后,沿锡虞公路进犯无锡。

日军进攻无锡的消息传开后,华庄岸村民从 11 月 24 日起开始外逃。当时,国民党军队为阻止日军的进攻,已将长新桥拆除,因此,希望到无锡城里避难的 100 多个村民被迫返回村中。此时,嫁到外村的一些妇女,由于不了解华庄岸的危险情况,纷纷带着丈夫、孩子逃到华庄岸娘家来避难。

日军由于一路遭到国民党军队的阻击,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所以 11 月 25 日占领华庄岸后,立即对手无寸铁的村民进行血腥报复。日军闯进村里时,李盘林正在田里干活,日军发现他后,一枪将他打死在田里。钱荣根发现日军后,还未来得及逃走,就被打死在自家门口。钱阿宝娘当时怀有身孕,在从后门外逃时,也被日军打死。此后,日军挨家挨户进行搜查,强行把全村没来得及逃走的男人赶出家门集中起来,然后用喷火枪焚烧房子,除两间没烧着外,其余 60 余间房屋和 300 多亩收场稻谷被全部焚烧殆尽。大火还未熄灭,日军又把那些男人押到东面大横江的一块空地上排好,然后用步枪、机枪进行射杀。在日军开枪之际,毛聚宝机灵地坠入河中,毛祥源、钱培泉也顺势倒地。由于日军以为他们 3 人已被击中,便没有进行补射,所以他们才得以幸存下来。

日军不仅对华庄岸村民进行血腥屠杀,而且还疯狂奸淫妇女。村民潘荣秀、钱根秀当时遭到许多日军士兵的轮奸。可怜的钱根秀不仅被多次轮奸,而且还被日军抓到船上强暴数日,回到家时已不成人样。

仅 11 月 25 日一天,日军在华庄岸村就屠杀无辜村民 21 人,烧毁房屋 60 多间、收场稻谷 300 多亩,轮奸妇女多人。这是侵华日军在无锡犯下的又一罪行。

执笔人:无锡市崇安区广益街道向阳村 李云瑞、毛敏红、钱洪

李云瑞, 毛敏红, 钱洪. (2015-06-27). 华庄岸惨案调查实录. 无锡市档案史志馆. http://daj.wuxi.gov.cn/doc/2015/06/27/2427393.shtml

长善坊惨案调查实录

1937 年 11 月 25 日(农历十月二十四日),侵华日军在无锡长善坊制造了血腥惨案,为了弄清当时的真实情况,无锡市抗战损失调研课题组组织人员对有关见证者、知情者进行了走访、座谈,并填表调查,获得了许多口述证据。调查表明,在 “长善坊惨案” 中,有 60 余人惨遭日军杀害,现尚能列出姓名的长善坊村民为 22 人、外地难民 9 人,尚能统计到的财产损失为烧毁房屋 8 间和一些生活用品。

现将调查情况实录如下:

全国抗战初期,长善坊为无锡县北门外柏庄乡的一个村庄(现属无锡市崇安区广益街道向阳村)。该村南抵南兴塘河,北临北兴塘河,南北兴塘河在村西头汇合,是通向无锡县城的主要水道。村东的小横港河,有木桥与华庄岸村相通。经过南兴塘河上的长新桥,可由陆路直通无锡县城。全村有 130 多户人家、近 1000 位村民。那时,村子的河北面有两片几百亩的圩田,东面的叫东河北圩,西面的叫西河北圩,都是村民的口粮田。东、西河北圩的北面有一片 300 多亩的芦苇塘。村民主要靠农桑和水路运输粮食维持生活。日军的枪炮声、铁蹄声,打破了长善坊村的宁静,给村民们带来了深重灾难。

1937 年 11 月 12 日侵华日军攻陷上海后,日本华东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率第 9 师团、第 13 师团、第 16 师团朝太湖北侧西侵,其中一路逆长江水路而上,在常熟白茆口登陆后,沿锡虞公路西侵。在无锡县东亭地区,日军曾遭到中国军队的阻击,因此,侵占长善坊后,他们对当地老百姓进行了疯狂报复。

1937 年 11 月 24 日(农历十月二十三日),当得知日军逼近长善坊,村民们纷纷携老扶幼摇船外逃,但由于时间仓促,大约有一半村民没来得及逃走。11 月 25 日上午,两股日军侦察兵分别由陆路进入村中和沿北兴塘河西进。村河北面有一个水湾叫新口流(是东河北圩、西河北圩和芦苇田的交汇处),当时停靠着本村 20 多艘船,上面有不少准备外逃的村民及外来的难民。

日军侦察船发现这些准备外逃的村民后,就开到不远处的五河口调头,向东面船上的日军发出信号。不久,三四十个日军士兵在东河北十亩里上岸,并在一片坟地内进行搜索,只要发现有躲藏的男人就开枪射杀。在顾家坟地,日军先用刺刀将吴香宝和一外来女婿活活刺死,接着向新口流奔去,把船上五六十个男人全部赶上岸,排在西河北靠芦苇塘的圩岸边。日军在搜身之后,接着就开始屠杀。最先被刺死的是胡金祥的妹夫(外村人)和谢根生。这时,胡阿毛、吴阿三见日军杀人,就迅速转身逃往芦苇丛中。日军于是朝他们开枪,所幸的是胡阿毛仅头上擦破了点皮,两人侥幸逃脱。为防止剩余村民反抗和逃跑,所有日军一齐对他们进行射杀。胡斌君、窦福林在日军开枪时机灵地顺势倒下,躺在死人堆里装死,这样才逃过一劫。其他 50 多人全部惨死在日军枪弹之下。胡阿琪因藏在船梢里未被日军发现,也幸免于难,但他的弟弟胡增荣被杀死了。

日军在西河北屠杀后,继续向西搜索。这时,躲在船上的女人、孩子都出来寻找亲人,眼前的残酷场面使他们悲愤不已,顿时喊声、哭声、骂声响成一片。在当时的情况下,有的只能把亲人的尸体抬到船上,有的排在圩岸上。

当天,两股日军先后侵占长善坊村。最先闯进该村的一股是屠杀华庄岸村村民的日军。这股日军侵占长善坊村后,纵火烧毁了 8 间房屋。下午 3 点左右,另一股日军又闯进长善坊村。这股日军在北兴塘河乘船由东向西行驶时,正好碰见从西河北坟地及芦苇丛中回村看动静的崔瑞林、李阿二、谢龙生、华年根(外来女婿)等 6 人,结果 6 个人全部被日军枪杀,其中李阿二、崔瑞林遭枪杀时倒在河中,20 多天后尸体才浮出水面。日军当时还打死了在村上的吴香根及女婿沈杏根。

仅仅一天时间,日军在长善坊村就屠杀村民及外来难民 60 余人,烧毁房屋 8 间和一些财物。

执笔人:无锡市崇安区广益街道向阳村 李云瑞、胡婷、汪琳琳

李云瑞, 胡婷, 汪琳琳. (2015-06-27). 长善坊惨案调查实录. 无锡市档案史志馆. http://daj.wuxi.gov.cn/doc/2015/06/27/2427389.shtml

这两桩惨案,只是日军在锡暴行之中的一小部分。在档案馆中记录有:

探花墩惨案、南前头惨案、许巷惨案、寺头惨案、华庄岸惨案、长善坊惨案、蔡巷惨案、马山惨案、许舍惨案、门楼下惨案、顾山惨案、曹鲍村惨案、卢家村惨案、丁南村惨案、阳山嘴角惨案

日军在锡暴行. (2015-06-27). 无锡市档案史志馆. http://daj.wuxi.gov.cn/ztzl/hsjy/jnkzsl70zn/rjzxbx/thdca/index.shtml

想起我奶奶生前口述,当年在北边不远处锡北运河附近的村子也遭过屠戮。如细究起来,还有更多的惨案湮没在历史长河之中。此番前来,以照为证,铭记历史,以史为鉴。

虽然地图上看着不远,但因道路整修、地图标记不正确等综合因素,纪念碑所在三角地非常难找,在广瑞路通沙路绕了两圈才找到从辅路走进去的小路。

为方便后来人吊唁,特制作 OSM 地图如下:

其实小路就隐藏在与广瑞路辅路相平行的绿地中。

绿地
小路

一片老旧待拆的个体业主房屋,环境非常不好。

待拆户

纪念碑矗立在北兴塘河边,孤零零的很凄凉。

长善坊、华庄岸惨案遇难同胞纪念碑

右侧地面有一块华庄岸、长善坊惨案纪实石碑,立于 2007 年 11 月 25 日。间隔十年,花岗岩上的文字已有些磨平了,建议当地政府给予整修。

华庄岸、长善坊惨案纪实石碑

让人欣慰的是纪念碑后面放着一把大扫帚,至少说明这里还是有人维护的。

扫帚

纪念碑背面文字,与正面的一样。

长善坊、华庄岸惨案遇难同胞纪念碑背面
长善坊、华庄岸惨案遇难同胞纪念碑背面

拍摄时,对面平房里的狗对我狂吠,房里走出来一个老哥,大声的问我到这里来有啥事体?看来这里的乡民存着一贯的警惕。

纪念碑南面是静静流淌的北兴塘河。河上有一座现代水泥桥积善桥。

北兴塘河、积善桥
北兴塘河、快速内环跨河桥

碑南河边一小块绿地,可以行走,看得出当年是花了力气修葺的,但怕是很久没人来这里吊唁了。

绿地

在网上查到,纪念碑曾入选江苏省抗战遗址和纪念设施名单。可如今因交通不便、没有宣传而门可罗雀。

希望当地政府能够重新意识到纪念碑的文化价值,在搞地方经济之余重视文化发展,重新安置和规划附近的破旧工厂与租户,修葺纪念公园,将历史精神发扬光大。

共有 22 条评论

  1. 还以为是华庄。华庄也有一个纪念碑,很多人是不知道的。还有一个隆昌纪念馆,一个 70 多岁老人开的,隆昌是他爸爸。

    Firefox 91 Firefox 91 Windows 10 Windows 1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