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征程归心似箭

二〇〇五年六月,在经历了五月与 assignment 们的殊死搏斗、六月大小考试的残酷打击,以及一场人为的无聊风波之后,我终于踏上了归程。这是来澳洲后首次归国。这次回国,其实早在三月便已筹划好了,因此在...                

 


新年夜色灿礼花

〇四年的暑假,作出了在墨尔本上 summer course,不回家过年的决定。然而不久以后,便发现这个决定有多么的愚蠢…… 但至少,让我拍到了一些片子…… 11 月 22 日 和朋友夜出,在唐人街吃饺子,8 ...                

 


感怀记1039

1039,似乎是一首台湾地下乐坛所谱的歌,但于我,却是那幢曾生活了一年的房子。 2004 年 2 月中旬,我告别了 Pinkster 一家,搬进了 1039 号。这栋房子位于 Caulfield 和 Carnegie 中间的一个地段,离学...                

 


感怀墨尔本的秋

墨尔本的秋天,是明媚的,是灿烂的,是默默温情的。 四月份的一天,早晨早起。吃早点的时候,见外面阳光明媚。这么妩媚的秋天,这在去年是没有的。去年的秋天,是这么的阴沉沉,以至于我一直以为墨尔本...                

 


墨尔本动物园下

拖了几星期了,忙得焦头烂额。终于有时间把最后一篇发完。 正式动笔前先来一张 pp 的花。可别以为动物园没有花哦。 🙂 花儿 上回说到,我们参观了爬行动物馆,看了很多令人不寒而栗的蛇虫百脚…...                

 


墨尔本动物园中

本篇含有可能使人产生不适感觉的动物照片,敬请留意。 踱入爬行动物馆(Reptiles),里头黑漆漆的,两边都是用厚厚的玻璃隔起来的 “蛇虫百脚”。一开始看门口那条蜥蜴半天也一动不动,还以为是蜡制模型,...                

 


墨尔本动物园上

周五,和勇哥还有他五岁儿子壮壮一起去了墨尔本动物园…… 由于器材所限(低端 DC)、条件所限(离得太远)、水平所限(忘了把上次开的曝光补偿+1档关掉),因此照片质量差强人意,很多过曝和跑焦。还望...                

 


惠山江南第一山

阿九 mm 提到二泉,不禁想起了家乡的那一座山,柔美的山。那座山,三岁便随父亲踏遍。山上的每块石头每棵松树,都记载着儿时的纯真和笑声。 这是一张本科时候画的江南第一山——无锡惠山。纯用鼠标画的。...                

 


新征程圣诞之城

眼看着就是圣诞节了,看看连中国日本韩国这样的非基督教国家也被商家扇了把阴风点了把阴火,就可以想象全世界这些基督教的国家有多热闹了。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五。嗯,老虎总是喜欢选择阳光明媚的...                

 


追忆㈧半岛旅行

终于写到最后一篇了。本篇会是《追忆》系列的最后一篇。由于图片众多,暴力杀猫,因此强烈建议网速较慢的朋友关闭 IE 图片再观看。声明:如若发生硬盘嘎嘎嘎响半天导致系统崩溃乃至硬盘 crash 的情况,本人...                

 


1 64 65 66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