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波万顷观海鸥

因闻太湖鼋头渚附近有海鸥,加上新入了相机与镜头,周六前往采风。

自驾车只能停在桥边,往犊山大门走去。

西蠡湖
西蠡湖

菊花灿烂,秋日里最后的绽放。

菊花
菊花

正宗枫树,叶子已经枯了。

枫树

园林卡竟可免费上船。印象里,从前哪怕持卡,也需购票 ¥30 登船,如今外地游客也可以 ¥10 低价上船了,本地市民更是直接持卡免费。疫情对旅游业的冲击是真不小。

游轮

以前太湖水质不好,就算偶尔见到海鸥,也只是一两只。近几年环境明显改善,再加上疫情导致开工不足,如今连家里的空气净化器都闲置了,所以看到成群结队的海鸥也不算稀奇。

海鸥
海鸥
海鸥
海鸥
海鸥
海鸥
海鸥
海鸥

我想起了从前在墨尔本的逍遥日子,那 Elwood Beach 抢食的海鸥,给人留下极深刻的印象。不过这据说来自西伯利亚到南方过冬的海鸥,虽然也上下翻飞,但就没有那么凶猛,至少不敢靠得太近,连眼神也比墨尔本的海鸥呆萌……

海鸥

大光圈镜头打鸟不易,偶能合焦几张,挑了放上来。

海鸥
海鸥

这几只都在等着我丢食物。

海鸥

远去的游船,引得上百只围绕。

海鸥伴飞

十多分钟后靠岸,来到太湖三山岛。这里,已经有七年没来了。

码头
牌坊
会仙桥
会仙桥
回望码头
沙滩
落日

走到了天门处。这儿,也是有十二年没有来了,很多回忆一起涌上心头。

天门
摘星亭

上次走到天街,是十二年前到这里看国庆烟火。因是夜晚,游客又多,玩得并不尽兴。

天街
戏台
天香楼
银河飞瀑

因曾是道教胜地,这里矗立着今人造的高塔凌霄宫。

凌霄宫

爬上三层,以上都封闭了。三层出口通往后山,有太乙天坛。

太乙天坛
太乙天坛远眺

一只讨食的老猫,遇见了给食的好心人。

撸猫

下山。游客不多。

摩云
戏台后山
太湖
爬山虎
码头

对面是十八湾。

落日
远眺会仙桥

由于有些伤风,回程一直蜷缩在座位上打盹。下船时已日薄西山,船又开回三山岛搭载更多的游客。

游轮

银杏早已黄了。

银杏

走回犊山大门的路有些远。问景区巴士售票的阿姨,她非常不屑的说:“往前走,只有五百米!” 感到了深深的鄙视。

步道

其实远不止五百米,原本前往商场大快朵颐的计划也就此放弃,仓皇回家。

共有 68 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