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6日-7日

之所以总是不写(下),是因为自古伤离别,写啊写的就写出怀旧来了,有违“阳光洒满身上”的宗旨,不好。只是老牛实在催得紧,还是赶紧写完了事吧!

第三天下午,带老牛去典型的澳大利亚人家里做客,也就是我从前的房东Pinkster家。参见《追忆㈡澳洲人家》。

花园
花园
懒洋洋的老牛
懒洋洋的老牛
丰盛晚餐
丰盛晚餐

详细也不多说了,具体见老牛的blog。

晚上老牛跟我一起又去了city乱晃,我都不记得干吗了,好像是想买点纪念品结果发现商店全都关门了。反正又晃到子夜才回去。

随遇而安的老牛
随遇而安的老牛
和老牛偷拍前面坐着的一个mm
和老牛偷拍前面坐着的一个mm

第四天老牛要启程去布里斯班。早上送行。

老牛在学校大楼前
老牛在学校大楼前

在Flinders Station等Violet的时候,老牛竟然去跟一金发mm搭讪。金发mm以为碰到了盲流,立刻闪了,哈哈哈。

然后三人就去Crown的自助餐。结果就如老牛Blog说的那样,碰到了中国国家帆板队。我随口说了一句我在MSNSpace认识了一个上海mm网友、帆板世界冠军徐莉佳,上次跟我说要来墨尔本参加激光杯比赛,然后老牛就冲过去问了。结果果然有这么个mm。本来他们一个领队还挺官的打哈哈就是不说她在哪,后来有个教练人很好告诉我们了,于是我们就跟莉佳mm碰上了哈哈。世界真小。

与世界冠军莉佳(右三)
与世界冠军莉佳(右三)

聊了会儿,然后老牛要上飞机了,只好话别了。

行军的老牛
行军的老牛

今天天气很好。

City Hall under blue sky
City Hall under blue sky

老牛乘shutter bus走了,Violet去看她妹妹,我则一个人转n趟车回了家。晚上早早睡了,可怜老牛在布里斯班遭遇大雨找不到房子露宿街头,给我打电话诉苦我也不知道。这里再次对老牛表示同情。

最后发两张老牛从日本带给我的圣斗士圣衣神话之Deathmask。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搜集齐12个啊?

精致的巨蟹座黄金圣衣
精致的巨蟹座黄金圣衣

引用:

澳洲日记(4)做客澳洲人家

天知道tiger这天怎么突然良心发现,居然想起了他初到澳洲借居的房东,并且还要去看望他们。他拉我,我当然乐得去蹭顿饭了。

在去tiger老房东家的路上,tiger给我简单介绍了一下老房东家的背景。

男主人Henk是二战时期移民过来的,女主人Pixie在MEL南部美丽的Tasmania岛上出生长大。如今他们的儿女都长大成人各自成立了自己的家庭,老两口就帮助这出来的移民,给他们义务的上上英语课。

……

澳洲日记(6)巧遇国家帆船队

要离开墨尔本了,tiger,小冬瓜和我在市中心(crown)一个自助餐厅吃饭。

正吃着,冬瓜眼尖,一眼瞧到了门口进来的一队穿着中国国家队队服的人。

我赶紧迎了上去问他们是哪个单位的。

……

澳大利亚之行

由于我们比赛的船只还没有抵达,因此这几天都没下海,忙碌之余停在宿舍里还感觉满无聊的。昨天晚上房东请我们去看球赛,我和少数队员一起非常积极的跟他出去了,陪同的还有一些同在一个屋檐下的宿舍朋友。

……

【完】

共有 93 条评论

  1. “在Flinders Station等Violet的时候,老牛竟然去跟一金发mm搭讪。”
    ⇒ 有几个原因,一是在车站等Violet,我估计都挪了不下三个地方。二是mm站在墙角,感觉很美。三是我偷偷的拍了张mm的照片,然后觉得照片拍的很好,想让她自己也看看。我给她看她自己的照片的时候mm笑着问为什么要拍她的照片,看着我善良的表情,mm让我留下了这张照片。。。。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2. “晚上老牛跟我一起又去了city乱晃,我都不记得干吗了,。。。”
     
    ⇒ 在一个酒吧里喝酒,然后打算请两个mm吃pizza被拒绝是这天晚上吧。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3. “老牛乘shutter bus走了,”
     
    ⇒ 一个人坐在从brisbane去gold coast的火车上,翻着几天来一起的照片,心里空落落的,像是被挖掉了一块。。。。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4. 亏得没有个金发GG从厕所里冲出来把盲流暴打一顿,我叫你偷拍我mm。。。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1. @Cecilia 哈哈,不会的。
      当年在柬埔寨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摄影的哥们。
      一晚在酒吧聊天时,旁边坐了一对----mm绝色天资。当然gg也不赖!
      我们拍了照片给他们看,,,嘻嘻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5. “附图]:丰盛晚餐”
     
    ⇒ 我就坐在拍照的那个位子。
    吃着吃着饭,我手压了一下那个棕毡,
    “啪---”的一下高脚杯就的倒了,
    哗啦哗啦的血红色的酒流满了一桌子....
     
    Pinkster太太安慰我:
    “没关系,吃饭前特地换了个旧的桌布”
     
    难道我看起来很噪么??
    想使降龙十八掌了。
    老虎,就委屈你来挡挡了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6. 关于Pinkster太太作的cheese蛋糕,忍不住想说一下。
    我碗里的饭给的最多,因为按照Henk老头的说法,我也是一个“big guy”。
    吃完饭后分蛋糕,其实我已经吃的很饱了,所以对Pinkster太太说我要一片。
    吃完了,我盯着蛋糕双眼放着闪闪的光芒,窃窃的问“我可不可以再要一块?”
    又吃完了,我低着头,嘴里嚷嚷“我还想要一块”。。。。。。
    。。。。。。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7. 呵呵,虎兄以前曾说老牛歪曲事实的本领一流。呵呵,牛兄可以拿这句话回敬虎虎。嘻嘻,我不道德的挑拨离间一下。
    不过挑拨归挑拨,虎虎的描述我只信其有,不信其无。呵呵,原来老牛是如此“妞”性。怒赞!!!!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8. 一直觉得住在澳洲是件很美的很幸福的事。记得小时候6岁时和妈妈说要出国,22岁时如愿以偿去了英国。倒真的不是崇洋媚外,而是去偷外国的先进知识建设祖国,尽管我啥也没学到。我爱国的不得了。说得冠冕堂皇的,但真的是我真实的想法。记得小时候最喜欢夏天穿着花花的小短裙,我还跟妈妈说以后要去只有夏天的地方住。24岁的时候这个梦想也实现了。不知我对于澳洲长久以来的渴望何日能实现?
    PS:我以上指的梦想都不是旅游,而是以游学的形式,最少待上1年以上。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1. @Yan 呜呜,偶在破岛上还有的日子混呢。想起来就心烦,待久了人都变的傻气了。要不退学去澳洲混去,死活也得弄个田园风光不是。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兔牙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