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5日

从维多利亚女王大厦出来后,沿着O'Connell Street走,看到悉尼最高的塔悉尼塔(Sydney AMP Tower)。对比墨尔本其实也能看出墨尔本人与悉尼人的不同来——墨尔本现今最高建筑是尤瑞卡塔(Eureka Tower),本身是一栋住宅楼,观光是附属产业;而悉尼人却一甩膀子专门造一个除了发展旅游业啥也干不了的观光塔。

悉尼塔
悉尼塔
悉尼街景
街景

上悉尼塔的路还挺不好找,先从楼底下的一栋百货大楼钻进去,然后上电梯七拐八拐找到售票处。不过大概悉尼塔经营业者唯恐游客不知,三步一牌五步一告层层指引游客怎样到达百货大楼顶层的售票处。买票也颇有意思,大概在这个塔上出过很多事的缘故,还要专门拍照。而墨尔本则不需要拍照。

高速电梯上去,出门就是美丽的悉尼城和海湾。

俯瞰悉尼港
俯瞰悉尼港

大概全世界的观光塔都是一个样子的,要不是知道身在悉尼,我大概会以为身在墨尔本的Rialto Tower上。

悉尼塔内部
悉尼塔内部

俯瞰郁郁葱葱的海德公园。

俯瞰郁郁葱葱的海德公园
海德公园

悉尼湾大桥(1959年造),一旁有国家海事博物馆的军舰(后文详叙)。

俯瞰悉尼湾大桥及国家海事博物馆的军舰
悉尼湾大桥及国家海事博物馆的军舰
国家海事博物馆的军舰“吸血鬼”号
国家海事博物馆的军舰“吸血鬼”号
维多利亚女王大厦
维多利亚女王大厦

如果时间允许,大概我们会在塔上多呆一阵吧!但是塔下的风景会更具体一点。因此依依不舍的下塔。

附近街头的美丽妈妈
街头的美丽妈妈
街头艺人,吸引了不少小朋友
街头艺人,吸引了不少小朋友
附近街头有趣的报时小人音乐钟
有趣的报时小人音乐钟

将相机拉到最远焦距,看得到悉尼塔高空行走平台,要穿着消防队一样的防护服、绑上安全带。

悉尼塔高空行走平台
悉尼塔高空行走平台

一旁街道被封锁了,是为了将要举行的悉尼夏季节(Sydney Summer Festival)。

悉尼夏季节
悉尼夏季节
悉尼狭窄的街道(Camera:Nikon D80 + AF-S DX Zoom-NIKKOR 18-135mm f/3.5-5.6G IF-ED)
狭窄的街道
悉尼老式公交车
老式公交车

向悉尼港行进,路过第一任悉尼政府大楼(First Government House)原址,现已改建为悉尼博物馆。

第一任悉尼政府大楼
第一任悉尼政府大楼

街口有英王爱德华七世(King Edward VII)雕塑,1901-1910年在位,霍巴特也有他的雕塑

英王爱德华七世(King Edward VII)雕塑
英王爱德华七世(King Edward VII)雕塑
悉尼古色古香的财政部迎宾楼
古色古香的财政部迎宾楼

19世纪建筑的遗迹,静静躺在草地上诉说着今非昔比。

悉尼19世纪建筑的遗迹(Camera:Nikon D80 + AF-S DX Zoom-NIKKOR 18-135mm f/3.5-5.6G IF-ED)
19世纪建筑的遗迹

2008年5月15日

这两天实在不适合动笔写游记,最主要的原因大概是因为5月12日四川西部发生的大地震。每天都在看国内的新闻,国外的新闻,看到的都是一幕幕生离死别,看得眼眶湿润。想象不到这样的事如果发生在苏南家乡,又会怎么个彷徨失措、震惊伤心。前几天还想着如果在国内,也一定会跑过去做志愿者,帮助一个人是一个人,尽自己的一份力。而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国也”,江山如此多灾,只是无论雪灾、藏毒还是地震,不但没有摧垮我们华人的意志力,反而更增强了我们的凝聚力了。

或许是几天来悲哀情绪的积累,今天忽然想换一个气氛,继续把该写的游记写下去,就仿若在万籁俱寂无边的黑暗中奏响美丽的《欢乐颂》。也许最主要的原因是受到下面一位女孩的启发,所以在动笔以前,把这张在互联网上看到的感人照片《什邡绝境中,那一抹最勇敢的笑容》放在这里,以资纪念这一非常的时刻。这是一位在四川什邡的受灾女中学生,被废墟压断了双腿,但从挖出来到救助站都没有哭,还对救援人员说“要勇敢”。这是最坚强的微笑,也是地震受灾人民坚韧精神的写照。这一抹笑容,就如同在黑暗废墟中投射下的一缕灿烂阳光,告诫我们要坚强面对。从她身上我们看到,中国人民的意志是无可战胜的!

共有 28 条评论

  1. 我是被那个活灵活现的老虎头像吸引过来的,因为我属虎:)
    哈哈……就发现了那么多建筑照,很美,欣赏,谢谢:)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